首页 加入收藏

全国咨询热线:15908513168

咨询热线:

15908513168

首席律师

贵阳律师团队成员为前资深员额法官、检察官、律师,专业从事婚姻离婚、合同、房产、民间借贷、行政诉讼、交通事故、法律顾问、刑事辩护、仲裁等法律事务 【详细介绍】

民间借贷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民事争议 > 民间借贷 >

关于民间借贷最新的几个热点问题分析

日期:2020-01-14类型:民间借贷
关于,民间,借贷,最,新的,几个,热点,问题,分析,
一、涉及职业放贷人借贷合同的效力问题
 
关于民间借贷合同的效力,过去,司法部门的态度是比较明确的,即企业之间的借贷一般被认定为无效,但对自然人之间以及自然人与企业之间的借贷是认定有效的。但《最高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出台后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该规则,依据规定第十一条:“法人之间、其他组织之间以及它们相互之间为生产、经营需要订立的民间借贷合同,除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本规定第十四条规定的情形外,当事人主张民间借贷合同有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此,对于民间借贷的效力问题,在此规定出台后显得宽松了许多。
 
但是,对于职业放贷人实施的借贷行为的效力,以往法院的司法审判实践中,一直审查不够严格,一些法官就案办案,缺少互联互通、认定困难等原因,对于职业放贷行为很容易以普通民间借贷处理。近些年,随着国家防范金融风险、打击金融违法犯罪活动的开展,司法领域对于职业放贷行为,不断提高警惕和严把司法标准,加大不予支持和违法移送力度。
 
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台的全国第一份《关于建立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制度的实施意见》,意见规定,疑似职业放贷人的标准可暂定为:同一原告一年之内在本院起诉民间借贷案件5件以上(含本数),或同一原告一年之内在不同法院合计起诉民间借贷案件10件以上;或近三年来在不同法院合计起诉15件以上;或在诉讼中结合其他证据认定。符合上述条件的,均将纳入“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对纳入名录人员起诉的案件,全市法院要有针对性地加强对借贷行为合法性、债权真实性的审查。诉讼过程中,凡被告抗辩原告存在“当头抽利”或“隐性高利”“利息转汇他人”等故意隐瞒借款人已还本付息等高利贷情形的,一律要结合比对名录人员其他案件事实作为综合认定事实的重要考量因素,适当提高原告就争议事实的证明标准。被告对主体或事实有争议一律强制名录人员本人出庭核实;经两次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可经领导批准后依法拘传,或按名录人员不能完成证明责任,对其主张相关事实不予认定处理。对名录人员在诉讼过程中存在冒充他人提起诉讼、篡改伪造证据、签署保证书后虚假陈述、指使证人作伪证等妨碍民事诉讼行为的,一律适用《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从重处理;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此外,法院将定期向党委、政府、公安、检察、人民银行、税务等有关部门通报疑似高利借贷案件重点关注对象,切实建立起打击高利借贷及衍生违法犯罪行为联动惩戒机制。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三条规定:“未经有权机关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从事或者主要从事发放贷款业务的机构或以发放贷款为日常业务活动。”第四条:“民间借贷中,出借人的资金必须是其合法收入的自有资金,禁止吸收或变相吸收他人资金用于借贷。”
 
依据上述法律、法规及司法实务部门的规定,对于被认定为职业放贷人的借贷关系,极有可能被司法部门以违反金融法律法规为由认定合同无效。对此,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终647号民事判决书即形成了这种判决思路,该判决在对案涉两份《借款合同》的效力问题的认定时,认为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高金公司贷款对象主体众多,除了本案债务人德享公司以外,高金公司于2009年至2011年间分别向新纪元公司、金华公司、荟铭公司、鼎锋公司和顺天海川公司等出借资金,通过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资金以赚取高额利息,出借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借款目的也具有营业性,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经常性的贷款业务,属于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十九条规定:“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或者从事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该强制性规定直接关系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和社会资金安全,事关社会公共利益,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关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规定,以及合同法解释二第十四条关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规定,应认定案涉《借款合同》无效。高金公司的经营范围为项目投资(不含专项审批)、财务咨询、企业管理咨询,高金公司所从事的经常性放贷业务,已经超出其经营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为合同法解释一)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超出经营范围订立合同的,人民法院不因此认定合同无效,但违反国家限制经营、特许经营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经营规定的除外”。金融业务活动系国家特许经营业务,故依照上述规定也应认定案涉《借款合同》无效。
 
二、民间借贷“高利贷”与“套路贷”区别
 
 
1. 套路贷的定义
 
近年来,国家大力打击“套路贷”犯罪,将“套路贷”定性为诈骗犯罪。国家多次出台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的法律法规及文件,特别针对“套路贷”制定了一系列审理思路和裁判规则。但是“套路贷”一词虽频频出现在法律法规和媒体的报道之中,其并非一个法律术语,不仅刑法、刑诉法对其没有定义,出台的相关的法规中也没有准确的界定。
 
依照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套路贷”犯罪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会议纪要》,“套路贷”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与被害人签订“虚假、阴阳借款合同”等明显对其不利的各类合同,通过“制造资金走账流水”“肆意认定违约”“转单平账”等方式“强立债权”“虚增债务”,进而向被害人索要“虚高借款”的行为。
 
2. 套路贷的表现形式
 
① 制造民间借贷假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往往以“小额贷款公司”“投资公司”“咨询公司”等名义对外宣传,吸引被害人借款,继而以“违约金”“保证金”“中介费”“行业规矩”等各种名目诱骗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阴阳合同”“空白合同”以及房屋抵押合同、房屋买卖委托书等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各类合同,制造民间借贷假象。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还要求对前述合同办理公证手续,为之后的虚假诉讼准备证据。
 
② 制造资金走账流水。为了制造将全部借款交给被害人的假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将“虚高借款”金额转入被害人的银行账户,制造与借款合同一致的银行流水。实际上,被害人并未取得或者完全取得转入银行帐户内的前述钱款。
 
③ 单方造成违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往往以设置各种违约条款、制造违约陷阱、刻意躲避还款等方式,使被害人不能依照合同还款,造成被害人违约。
 
④ 恶意垒高借款金额。在被害人无力偿还“虚高借款”时,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本人、本公司或者其指定的关联公司、关联人员为被害人偿还“虚高借款”,继而与被害人签订更高额的“虚高借款合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通过这种“转单平账”“以贷还贷”的方式不断垒高借款金额。
 
⑤ 软硬兼施,恶意讨债。在被害人无力偿还“虚高借款”的情况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通过暴力、胁迫、“软暴力”、虚假诉讼等手段索取“债务”。
 
“套路贷”犯罪的主要表现形式包括但不限于上述形式,凡是符合以民间借贷为幌子,非法占有他人财物本质特征的“房贷”“车贷”“手机贷”“校园贷”“裸贷”等,都应当认定为“套路贷”犯罪,依法予以打击。
 
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套路贷已经构成犯罪,而高利贷仅仅是违反民事法律法规对于利息保护的上线从而不受法律保护。司法实务中套路贷往往以诈骗罪追究犯罪人刑事责任,同时涉及的罪名还包括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等。例如(2018)浙0103刑初463号判决认为,被告人程琦结伙朱佩君、汪崇利、于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民间借贷为名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企图通过虚假诉讼方式骗取他人财物,既遂数额巨大,未遂部分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且系共同犯罪;被告人程琦、朱佩君、于龙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2017)沪0115刑初4550号判决认为,被告人高某、许某某、孟某某、叶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隐瞒真相、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公民钱财,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予支持。(2017)沪0113刑初1232号判决认为根据傅某、郝某某、王某某等供述证实其均清楚介绍给范某某借款的资方唐彦,以资金走账方式“空放”贷款,继而再向范某某催讨虚假债务,唐彦亦承认其实际放贷给范某某仅有1.5万元,但让范某某书写了与银行走账对应的12万元借条,唐彦诱使借款人签下远高于实际借款金额的借条,后又以范某某未提供正确住址为由,编造违约的借口向范某某催讨虚假债务。另唐彦、应隽的供述印证,唐彦在明知12万元是虚构债务的情况下,又将该债权转让给应隽处“平帐”,通过银行再次走账15万元,将其中12万元由被害人取现后交给唐彦,另3万元交给应隽,并让范某某写下15万元的欠条,使得范某某的借款数额不断翻倍,应隽亦在明知唐彦虚构12万元借款的情况下予以“平帐”后向范某某催讨债务,上述被告人的供述及证人证言均与被害人的报案陈述相印证,可以认定上述二名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三、民间借贷涉及的虚假诉讼问题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企图通过诉讼、调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请求,并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我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规定: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制裁虚假诉讼的指导意见》第一条规定:虚假诉讼一般包含以下要素:(1)以规避法律、法规或国家政策谋取非法利益为目的;(2)双方当事人存在恶意串通;(3)虚构事实;(4)借用合法的民事程序;(5)侵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案外人的合法权益。
 
上述规定表明,虽然我国民事、刑事法律对于虚假诉讼的认定要件有所区分,民事虚假诉讼构成要件包括当事人之间的恶意串通,刑事方面的虚假诉讼则没有此要求,但是,无论民事还是刑事法律对于虚假诉讼的构成要件都明确包含了“虚构事实(捏造事实)”这一情形。此外,《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诉讼代理人、证人、鉴定人等诉讼参与人与他人通谋,代理提起虚假民事诉讼、故意作虚假证言或者出具虚假鉴定意见,共同实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前三款行为的,依照共同犯罪的规定定罪处罚;同时构成妨害作证罪,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因此,对于代理民间借贷案件,如果发现当事人有虚构事实的情形,却依然接受代理,则如果情节严重可能代理律师也会被追究责任。
 
 
金融法律业务是的核心业务之一,贵阳律师团队金融与保险部为省内外众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专项及综合性法律服务,在金融法律服务领域具有丰富的经验和广泛的客户基础。贵阳律师团队金融与保险部对金融领域的法律、规定及交易规则、惯例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把握,凭借丰富的本土经验帮助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保险公司、信托公司、财务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其他金融机构以及政府部门等客户完成了大量复杂的金融交易,并在银行规章、保险产品、信托产品、私募基金产品、各类贷款等方面都已形成了一系列的标准化文本,在传统金融业务和金融创新领域的法律服务中处于前沿地位。
 
◎ 专业领域
商业银行、零售银行、投资银行、私人银行
融资租赁、金融衍生品
贷款、投资、信托、基金、债券、期货、期权、融资、抵押、保险、票据、保理、资产证券化等业务。